主页>H人生活 >T.O.P难掩时尚贵气 Dior上身畅谈艺术

T.O.P难掩时尚贵气 Dior上身畅谈艺术

2020-06-09 | 文章出自:
T.O.P难掩时尚贵气 Dior上身畅谈艺术

T.O.P,aka Choi Seung-hyun(崔胜贤),韩国男子天团Big Bang成员之一。外表是贵公子,骨子里却是搞笑艺人,铁粉们被他在舞台上、视频里,一次次无厘头的天外飞来一笔逗得疗癒,然而他在此次访问中却流露大量的个人孤寂,这种矛盾与疯狂颇是符合其艺术家性格。

T.O.P自小在艺术家族环境中成长,长大也没埋没这潜能,转化为舞台表演的能量,趁着前进巴黎观赏Dior Homme大秀,也留下这辑精彩的春夏时装演绎。

M:men's uno

T:T.O.P

巴黎时尚洗礼

T.O.P难掩时尚贵气 Dior上身畅谈艺术

天蓝色棉质釦领衬衫、海军蓝丝质领带 by Dior Homme

M:我知道你对艺术情有独锺且热爱。巴黎是座处处充满艺术的城市,我想你可能极会喜欢这样的艺术氛围。你有时间抽空去逛艺廊或看展吗?

T:还没有。我打算看是否在明天回韩国前能否有时间出去晃晃。

M:我听到你昨天有去庞毕度中心。

T:没有耶,人太多了。事实上我喜欢工作,纯工作,假如是为工作出国的话。我这次大多数时间多半选择待在酒店里,要出门只为工作。

M:我能理解你有多专注。那幺,假如要聊工作。我们昨天才一起出席Dior Homme男装秀,你的心得是什幺?

T:打从Dior Homme男装问世以来,我就很喜欢这品牌,几乎可追溯至Big Bang创团之初。儘管当时经济状况很拮据,我还是省吃俭用存钱买了条Dior Homme牛仔裤。我想我也是铁粉之一。

M:你还跟创意总监Kris Van Assche握手寒暄......

T:我在秀后有遇见他。我喜欢他设计的球鞋,以及运动风的装束。昨天看完新一季的设计之后,我内心澎湃。Dior Homme愈来愈酷了,比我想像中的还运动风,极具年轻活力。

M:你对整场秀惊叹,我则是对你坐在你旁边的人吃惊不已,例如:Byredo创始人Ben Gorham,设计师Karl Lagerfeld,LVMH集团董事主席暨全球执行长Bernard Arnault等大人物。对于你跟这些人比邻而坐的态度,我仍旧觉得很不可思议,尤其还是场中唯一的韩国明星。你都不会紧张吗?

T:无论如何,我自认为自己是个简单而平凡的人。我没有过多的自我意识设限。反倒是,对于要出席过多人聚集的场合,我有点不自在。好多人纷纷致意或询问,为什幺之前没在这场合见过我。严格来说,真要拥抱人群的话,我想我比较适合舞台上表现。

舞台上,我做我自己,尽情表演,除此之外的事之于我而言,不是那幺简单容易。小时候,我在人多的地方有过惊慌失措的不好经验。现在可以说出这段经历,是因为心里不快已释怀不少。

M:距离新人出道也有10年光景,这是你第一次来看秀吗?比照你对时尚的认知与热情,有什幺惊奇之处?

T:我认同亲身感受与亲眼看见实物是最好的经验,但如今我们都置身线上直播的当代,即时看秀已是时势所趋。然而论及艺术作品,例如:绘画、雕塑或家具,我相信就得眼见为凭。这是一个你无法透过影像来欣赏感受创作魔力的境界。

唯有亲眼所见才能领略箇中趣味与惊奇。自小我就喜欢服装,经由亲身无距离接触时尚的行动,可以减少我透过图片投射实际穿上身的误差,尤其是面料选择,或是穿起来的样子之类等等的。

M:你已经到了看图即可知造型的境界了!

T:是啊,多半不会出错太多。视觉创意在我的工作中占很大的成分,直觉察知衣服套在我身上好看与否已成了一种本能。关于DiorHomme 2016春夏服装,不论是昨天看秀穿的或是今天拍照穿的,皆散发出一种莫名令人惊豔的成分。

M:你的Instagram发文很有趣。留言或贴图颇具娱乐性,我经常会心一笑。

T:做这些事太认真就输惹。我很喜欢看到别人无言的反应。每个人身边应该都有个捣蛋鬼,我就是那个人。

M:在拍照的时候,你故意说可颂是一种日本麵包。我想要纠正你,因为它明明是法国麵包。总之,镜头前的模特儿听到好像不是很开心,工作人员也不是很自在。无论如何,非常感谢你,今天的拍照严格来说很顺利。

T:假如说在拍照时,模特儿让人感到不舒服,那幺很有可能他不知道如何透过搞笑舒解紧绷压力。假如我看起来不开心,旁人应该就会更紧绷,那幺我可能就会感染到这股低气压,因此我得试着让情绪欢乐点。下一次,邀是你看到模特儿太紧张,不妨要他说个笑话来听听。我想紧张感应该就会不见了(笑)。

体内的艺术血液

T.O.P难掩时尚贵气 Dior上身畅谈艺术

海军蓝双排釦鳄鱼皮夹克、海军蓝菱格纹混纺羊毛衫、白色棉质衬衫 by Dior Homme

M:点开你在社群上的发文,揭露不少艺术相关喜好与知识。我觉得你是否有想要跨界做些什幺艺术相关的联名或合作。

T:艺术乃人类因灵感激发的完美创作。我推播那些人们在日常并不会太容易看到的美。我捕捉那当下的美,反映我的感受和喜爱,没有什幺特定目的。当代艺术与设计激发我在创作或演绎上占有极大的位置。

我喜欢选介日韩新锐艺术家给全世界知道。有很多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很具收藏价值,但缺乏行销经营操作以至没有获得关注,令人感到惋惜。或许今年可以想些办法来带出这些艺术家到檯面上。现在还不能说,不过或许有机会可以搞大这计画。

M:这事我可写出来吗?

T:可以,尽量写。届时你可能会大为吃惊。这是项资助年轻艺术家活动,而我已着手筹划中。

M:关于对艺术与家具的热爱,你是怎幺培养兴趣的呢?

T:我家族里的女人几乎从事跟艺术相关工作,多数是画家,所以我在影像和绘画环境中长大。

我以前小时候有接受绘画训练,但我必须坦言自身鉴赏力会比绘画技巧来的好。个人而言,艺术领域里我反倒更喜欢音乐和电影多一些。我猜是因为表演,比较能即时反应创意宣洩。

艺术表达的完整性,在各异形式蕴含了艺术家的本质或观点,而我只是想表达自我而已。我在家族里算叛逆。我没有照着家族期望的人生怀抱不是很容易。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,他们只是一般人,有时把握不住这种未明的契机。

M:你自己会画画吗?有谁是你的缪思?

T:如刚刚所讲,我在画家家族里长大,自小接受过绘画技巧训练,但我得到一个结论,我应该是比较擅长用身体来表达我自己。艺术家透过艺术作品来阐述自我观点,但我的工作,同时也是我的宿命我所选,则是藉由想像的再现将我的艺术介绍给人们。

总之,作为艺术爱好者,我蒐藏艺术品,但不画画。关于缪思,没有特定人选,但要是我能在别人身上捕获某种灵感,那个才是能启发我的。

M:如今你身兼音乐人和演员角色,如你所愿。当初是谁看出你有这种潜力的呢?

T:我自己吧。以下的说明以前没说过。回想初中、高中就学阶段,我不是那种很容易融入群体的人。我经常翘课,但这也令我非常困扰,因为我不是要刻意反抗什幺事情。我只是无法适应升学体制,要我乖乖坐在课堂里,听一些我不是很感兴趣的教学。

朋友说我应该是个自我意识过高的小孩,真有自信,以至于他们都记得说我当初不断说我要玩音乐,而我也真的成功了。有些人认为我在做白日梦。我不知道是否那些话在他们耳里听起来太过自傲或什幺的,但我自小确信我对自已有信心。自13或14岁起,我已洞见这条可成功的事业之路,而这信念从未动摇。

M:你脑袋里好像有很多想法。当你创作音乐或拍电影的时候,会需要花很多时间来完成吗?

T:我试着把音乐创作与拍电影当作宿命。我倾向真实感受当下,而非刻意规划优先顺序。因此我的演绎表现就会自然而然流露,我是这幺认为。

延伸阅读

T.O.P喝醉乱传讯息 喜欢被叫Baby更胜欧巴